冠军百万奖金东亚超级联赛何方神圣?

冠军将获百万美金,高薪诚邀CBA球星,东亚超级联赛好似一步入天象,凭空杀入篮球世界,但他们真是生面孔吗?

2019年,辽宁男篮在中国澳门举行的“非凡12”决赛之上,以83-82险胜韩国的首尔SK骑士夺冠,收下15万美金的冠军奖励。人们印象比较深的是兰斯-史蒂芬森的辽宁队首秀,决赛夜砍下35分10篮板2助攻收下MVP,而非凡12的前缀正是东亚超级联赛。

这还不是东超最早的亮相,2017年,CBA深圳新世纪与浙江广厦两支球队在休赛期受邀参加“超级8澳门篮球邀请赛”。广厦一路杀到决赛,惜败于日本千叶喷射机队,也因此丢掉了10万美金,不过,即便是亚军也有7.5万美金,那是人们第一次关注到有这样一项赛事。

其实这都不是东超最初的名字,在2017年首届赛事之前,他们为新创立的联赛取名为“亚洲联赛”,可见创始人马特-拜尔和他团队的雄心壮志。也就是那个休赛期,刚刚拿到CBA冠军的新疆出现在亚冠赛场并成功卫冕,亚冠的全称是亚洲篮球俱乐部冠军杯赛。

亚冠篮球实在是鲜为人知,那是一项从1981年开始举办的FIBA旗下赛事,从1995年开始按每年一届的方式举办。在新疆之前,中国球队拿过三届冠军,分别是1981年的八一、1990年的辽宁、1998年的奥神,新疆在16和17年连续卫冕。

正因为FIBA旗下已经有了同类型的亚洲赛事,亚洲联赛在开赛前被迫改名,这才有了超8澳门邀请赛。超8初一登场便状况频频,先是临时改名,紧接着深圳队中途抗议判罚就退赛了,但高额的比赛奖金,极佳的观赛氛围,漂亮的比赛转播,一个崭新的赛事横空出世。

在此基础之上,2018年又更进一步,7月下旬“超级8夏季联赛”开打,广州龙狮78-72击败了韩国的三星闪电夺冠。9月下旬,广厦、广州、新疆、山东4支球队出现在全新的“非凡12”之中,广州再度打到决赛,遗憾的是西热力江被驱逐,输给了日本B联赛琉球黄金帝王。

连续三年成功举办之后,东亚超级联赛的名字呼之欲出,准备登上前台,2020年因疫情暂停,但也正式宣布从2021年10月正式开打首届东亚超级联赛。同时,赛事迎来全新改变,采用主客场制,最后的4强赛定在参赛的某座城市举办,这实际上便是亚洲联赛的初心。

可惜的是,疫情持续阻挠,首届东超被迫再推迟,要到2022年才能面世。到目前为止,赛事的筹备工作仍在持续,但与构想不同,CBA球队暂时无法参加,于是,湾区晋裕凤凰应运而生,也由此有了千万年薪邀请CBA球星,以及联赛冠军百万美元奖金的故事。

除了这每年一次的改名之旅给外界造成的疑惑,人们对于东亚超级联赛还有很多不解的地方,这最首要的一点就是,一个号称要在2025年达成球迷基础和商业收入等方面位列全球前三的泛区域篮球联赛,其意义是什么,是否有必要性?

这就要从联赛的创始人马特说起了,他虽然来自美国,却已在中国待了十几年。2007年,中国篮球发生了一件大事,易建联在NBA首轮第6顺位被密尔沃基雄鹿选中,球队要为他准备一位翻译,此时收到了威斯康星州大学新闻系学生的简历。

顺利成为易建联的翻译是马特迈进篮球世界的开始,也是他与中国篮球的纽带。一年后,他没有跟随阿联前往新泽西篮网,到北京的一家公关公司上了两年班,到北京体育大学2011年组织16位奥运冠军前往美国威斯康辛深造,马特的履历刚好完美地匹配了这一工作。

再往后,2012年,马特通过北体大的经纪人培训班成为了第一位外籍中国国家级体育经纪人,同时以CBA认证篮球经纪人身份开始全新事业。2013年,他成立Altius体育经纪公司并很快做到业内顶级,美国天才高中生伊曼纽尔-穆迪埃加盟广东,史蒂芬森与辽宁牵手,还有威尔-拜纳姆、扬尼斯-博洛西斯、考特尼-福特森等,皆经由他手登陆CBA。

在为CBA介绍外援之时,NBA的夏季联赛成为他最重要的战场,也正是这样的经历使得他逐渐萌生了要做一个类似“拉斯维加斯夏季联赛”那样的经典篮球赛事,此后他甚至连场地都选在了同为赌城的澳门。

从最初的亚洲联赛设想到后来的超8、非凡12,再到如今的东亚超级联赛,马特和他的团队始终希望打造的其实就是一个拉斯维加斯夏季联赛和欧洲篮球冠军联赛相结合的篮球赛事。在前几年,他们还在短短一周的赛事中加入了音乐盛典、亚洲联赛节、亚洲联赛全明星赛(含三分和技巧挑战赛),不仅仅是篮球,整个赛事变成了泛娱乐盛典。

前文提到,在2017年,亚洲联赛被迫改名为超8,而当时新疆在FIBA的亚冠赛事上卫冕,让亚冠的声浪压过了超8。可从长远来看,到今天已有40年历史的亚冠远没有足球等项目的同类型赛事有影响力,甚至在新疆时隔18年为中国球队夺冠时,一些媒体还在讨论冠军含金量。

亚冠名义上囊括了来自亚洲不同联赛的10家顶级俱乐部,但由于赛事曝光量低,影响力小,奖金还少,很多球队要么委婉拒绝,要么就派二队练兵。中国篮协通常要先询问球队意愿,CBA参赛球队多数情况下也都没外援,新疆在2016年首次夺冠,重要原因之一是湖南郴州第一次将赛事带到了中国内地,家门口比赛的利好使新疆一鼓作气成功折桂。

实际上,亚冠已经起不到亚洲顶级俱乐部和地区篮球文化交流的作用,经济和社会效益同样微乎其微。正是出于此,马特团队最初想做的亚洲联赛其实就有取代之意,但很可惜,遭遇FIBA2001年对欧冠联赛相似的制裁,因此退一步深耕东亚篮球,当然从联赛运营角度来说,一开始的亚洲联赛确实铺排得有点太大了。

东超能避免亚冠的危机吗?至少在目前来看,他们确实有优势,其一在疫情之前,东南亚篮球联赛(ABL)多年的举办使得区域篮球联赛的理念一早就被很多俱乐部所接受;其二他们有能力推出巨额冠军奖金,大幅提升了赛事的竞争力。

其三是影响力,在赛事方面,2019年的非凡12就已辐射到18个国家和地区,和多达34个平台进行了合作,反响极好。澳门体育局和他们一签就是三年,城市篮球名片炒得火热,如今主客场制和四强赛举办城市也都期待诞生同样精彩的故事。

这还是说回马特本人,他是经纪人出身,赛事借鉴对象是拉斯维加斯夏季联赛,这都和外援有关联。2019年非凡12,辽宁史蒂芬森和萨拉赫-梅杰里,广厦阿隆-杰克逊和杰伦-雷诺兹,深圳皮埃尔-杰克逊和沙巴兹,都是在本队的首次亮相。

史蒂芬森当时甚至是刚到队不久,梅杰里也是受辽宁邀请前来,非凡12和NBA夏联的相似作用,便是给球队一个考察和磨合阵容的机会,之于CBA则是在联赛开始前考察外援。有趣的是,6名外援除了史蒂芬森,其他人后来最多就打了15场CBA……

广厦在19-20赛季中期更换外援,德兹明-威尔斯加盟,而他在来到CBA之前效力的是菲律宾的生力啤酒人。他和广厦就是在非凡12的季军赛中相遇,尽管2分惜败,却砍下了33分5篮板4助攻,此后他来到CBA两季都有场均30+的表现。

这是东超的另一个意义,作为经纪人的马特相当于把选外援的试训搬到了赛事之中,假如东超未来真能扩大规模,至少对于CBA而言,在篮球水平不同地域遥远的NBA夏联选人,恐怕还真不如在此方便。更何况,在这些小俱乐部打球的外援通常物美价廉。

泛区域性篮球联赛并不新鲜,VTB联赛、亚德里亚海篮球联赛、波罗的海篮球联赛都是成功案列,东超也已和FIBA签订了10年合作协议。东超还得到了如肖恩-巴蒂尔、拜伦-戴维斯、慈世平等前NBA球星,著名经纪人比尔-达菲等业内体育人,雷恩集团以及亚洲顶级家族企业与个人的投资,他们出手阔绰并非空谈。

可联赛的未来仍有许多问题等待解决,如CBA会在联赛时间重合时允许球队参加,甚至为此调整赛程吗?不知疫情何时彻底结束,东超真能在多地区不同的隔离防护政策中协调好赛程吗?诸如此类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在到达彼岸前,为实现篮球理想奋斗多年的马特和他的团队还要咬牙走下去。

积极向上的东亚超级联赛,球迷乐见其成但也担忧虎头蛇尾,若真能成行,又何吝掌声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